快报

和他比起来,我们的不幸又算啥?

字号+ 作者:消费参考网 来源:未知 2019-06-29 14:47 我要评论( )

他曾是我的好朋友,现在不知长眠何处。我不敢问,怕忍不住去祭奠,怕忍不住又落泪。我知道人士如灯灭,却忍不住一遍遍回想起那些人,那些事。 他84年出生在重庆某大山沟里,家里很穷。学前父母双亡,跟着寡居的外婆一起生活。六岁,村里几位好心的长辈偷偷掏

  他曾是我的好朋友,现在不知长眠何处。我不敢问,怕忍不住去祭奠,怕忍不住又落泪。我知道人士如灯灭,却忍不住一遍遍回想起那些人,那些事。

  他84年出生在重庆某大山沟里,家里很穷。学前父母双亡,跟着寡居的外婆一起生活。六岁,村里几位好心的长辈偷偷掏钱出来资助他去镇里唯一的小学上学。每天,他来回要走上三个多小时。

  现在想起来,我还是不懂,是什么支撑着一个那么小的孩子就这样坚持走了近十年的山路。

  初中毕业,外婆老迈,无法独居,他也没空天天在家照看,只能跟着外婆去了舅舅家。舅舅家有两个小孩在读书,没法再供他读书了。于是,早熟的他恳求镇上的领导干部们帮帮他,让他读完高中。在一张张成绩夺目的奖状和考卷的“诱惑”下,终于有人出手帮忙,助他在艰苦的条件下半工半读(周末、节假日去劳动赚点饭钱)读完了高中。
  高中的老师告诉他,大学可以申请助学贷款,成绩好的学生还能获得奖学金。于是,他狠命地学,高考成绩让当地教育部门的领导咂舌。接下来,他如愿地进入了一所重点大学,靠着自己的勤劳和好学,一边拼命似的学习、一边抽空打临工,啥游戏、女友等大学生常关注的特点通常不在他的视线范围。
  大学毕业,“贪心”的他又考上了研究生,研究生毕业他又冲过独木桥考上了A单位公务员。才入职的时候,他还身负近万元的债务——读研贷的。A单位某领导在得知这一情况后,认他做干儿子,并自己掏钱为他还钱。没有了债务却有了一份体面稳定的工作,他很满足,工作卖力。不久,和一位女士恋爱了。
  悲剧又来了,他突然检查出有甲亢,眼睛外凸。英俊的小伙子被女朋友嫌弃,分手了。单位同事捐款,治好了,他却无心再恋爱。后来,他调动到B单位,任某办公室主任。他平时不太爱说话,做事很认真,但抽烟越来越厉害。
  一年多后,经人介绍,他和一个被领养的漂亮妹纸在一起了。他还用自己几年的积蓄和借来的钱在这个小县城里按揭了1套两室的房子(小县城嘛,房价不高,首付两成,那年也就5~6万块)。朋友们凑趣,问他多久娶亲?他总是害羞地笑笑,然后说:“早,还早。”
  其实,真的不早了。那时候他都快30岁了。
  那年3月,听说他接房了。
  那年4月,听说他想凑钱简单地装修新房(当时我们猜他快要结婚了)。
  那年5月,他说他打算和漂亮妹纸结婚了。
  那年5月4日下午4点多5点,一场车祸把他撞得支离破碎,体无完肤(在摩托车上被撞飞,又在1辆客车、1辆货车身上反弹了好几次)。
  冲去医院的小伙伴们形态各异,有头天值班没有睡觉顶着鸡窝头、红着兔子眼的,有正在厕所排泄拉链都来不及拉上的,有刚刚调好重感灵冲剂准备吃感冒药的,还有为了周末不被拖去加班正在赶材料的。
  7座的面包车被几个男人几下拆平了后座,也不知挤上去几个人(反正我坐在副驾上),也不管是否超载被抓了会不会被责骂,大家叫嚷着“快点冲过去xx医院!快点!再快点!……哎呀!老子来开!……”
  到了医院,看到他A单位的领导和几个同志哭着从急救室门口走过来,大家握手,一言不发。“医生说,没得法了”每一个人去问过医生,医生也不厌其烦地解释。
  从下午5点多到医院,直至凌晨3点,我守在急救室外面,看着里面裹成木乃伊却仍显凹凸不平的小伙伴(偶尔露出的皮肉、骨头,让人难以置信),看着外面来来往往或认识或不认识的人们,最后医生打开了急救室的门,让人去给他打水、换衣服。
  再后来,就是火葬场那一幕了。据说是他亲人的七大姑八大姨、大表哥、小表弟,来了好多人,他们没有为他布置灵堂、弄点贡品,就拿着几盒烟笑嘻嘻地发给各位参加葬礼的男同志。很少有人接烟,特别是和我一起过来的几个老烟鬼;接过烟的人也偷偷地在角落里丢了,踩两脚。只有1位中年妇女,据说是他姨妈的,扶着冰棺哭了好一阵。
  仪式的时候,没人敢看他,尤其是他被修复后的脸。我却认真地看了十多分钟。好吧,我想记住他恐怖的样子,也许以后就不会总想着帮我们换灯管、修打印机、约我们打麻将还总是赢老纸钱的事情了。

  害怕的朋友请跳过以下这段:
  就说头部吧。他脑袋上套着个黑色的尖帽,脸的轮廓却像个馒头,比老纸最胖的时候还肿,整个看起来很滑稽。细看皮肤(以前他总是嘲笑我们几个长痘痘的家伙,因为他怎么熬夜都跟个吸血鬼似的,皮肤白,还挺细),上面有层很厚的白粉,扑簌簌的好似要落下来。白粉下面是扭曲的黑色的缝合线头,还有淤血导致的色彩斑斓。没戴眼镜,本是甲亢显得外凸的眼睛已经不完整了,甚至无法合上——左眼球应该是没了,有些塌陷,粘液渗出一点点将白粉粘起,有点像眼屎;右眼应该是假眼球或者下面用棉花啥的顶起来的,右眼皮也不完整,感觉割双眼皮手术失败了,血兮兮的,有点发黄。鼻子应该垫过或者用了啥东西支撑,没明显的变形,鼻孔外面有点破皮,但是不太明显。嘴唇破裂,但化妆师已经努力给他还原了吧。以上就是他在冰棺里火化前脑袋的整个样子。身子盖着黄色和白色的被子,脚上穿着黑色布鞋。这是短时间内他的研究生时期同学和两个单位的领导、伙伴们能努力做到的最体面的阵仗了。

  后来,伙伴们告诉我,他的死,要发给那些人接近80万元的赔偿,还有那套没还完贷款的房子。那么多人,每个人都不想落下分钱的事情。所以,这个葬礼和我们的传统习俗不一样:没人凑份子钱,没有哪个送钱。都晓得,他死了,啥都不剩了,给钱完全是让他难以瞑目。
  那年的鬼节,我买了点卤菜,1瓶小白酒,一点香烛(这个记不得了买不买,应该有吧,但酒和吃的一定有)在他原来的寝室附近简单地祭奠了一下。那时候我想,过年的时候再烧点纸给他?
  渐渐的,家里有烧纸的场合,我只要想起这位曾经的伙伴,我都会叨念几句,单独掐点纸钱出来烧给他。
  写到这里,我觉得自己有点矫情:我不是他最好的朋友,也不晓得他骨灰最后怎么处理的,埋了还是撒了,还在这里唧唧歪歪……

  我想说的是……归纳一下:
  他的人生是掉下一个坑,血肉模糊地爬出来(请自行参考贞子想爬出古井的惨状),伤口快结痂了,又特么掉下一个坑,再血肉模糊地爬出来……重复了好多次,终于爬到山顶,辛辛苦苦地修了个房子,本以为可以像所有平凡的人那样,推开窗户看看风景,稍微休息一下,过上普通劳作、休息的日子,但是,TMD,推开窗户,就那么一阵妖风,直接把他吹悬崖下面了……粉身碎骨,再也爬不起来了……

  最大的痛苦不是失去,而是你反复努力、反复接近目标、反复痛苦失望,最后老天还不让你努力了。

  我宁愿这样想,是老天爷都觉得他太累了,太辛苦了,提前结束了他这辈子的悲剧,另外给他安排了一段美好圆满的人生,让他早点去享受幸福去了。

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
相关文章
  • 欺负我们打工的人,你们很高兴吗?

    欺负我们打工的人,你们很高兴吗?

    2019-06-29 09:22

  • 本溪市政府官商勾结,坑害孩子,坑害家长,我们泣血上告

    本溪市政府官商勾结,坑害孩子,坑害家长,我们泣血上告

    2019-06-28 03:23

  • 兴国县贫困户齐声追问:谁在糟蹋国家拨给我们的扶贫资金?!

    兴国县贫困户齐声追问:谁在糟蹋国家拨给我们的扶贫资金?!

    2019-06-28 02:48

  • 我们简阳市的领导、我们老百姓的父母官、

    我们简阳市的领导、我们老百姓的父母官、

    2019-06-27 04:43

网友点评